微博羽夏_沉迷撸猫不可自拔。写文自娱,不撕不黑。

[嘉成兄弟]灵魂伴侣

[X-FIRE男团衍生,cp谷伍]
[灵魂伴侣paro]
[纯脑洞,不上升正主]
[大修重发]

灵魂伴侣设定:
1.没遇到伴侣时看到的世界只有黑白灰,遇到后会看到色彩。但是这个过程不是瞬间的,有个渐变的过程,有快有慢,伴侣死后又会变成灰色。
2.手腕处会有标记方便寻找灵魂伴侣,例如名字,生日,或者一种花,一个单词等。如果伴侣死亡标记会变成黑色的荆棘。
3.灵魂伴侣=soul mate=苏梅

(序)
中国这个颇有古韵的国家常用[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这句诗来形容苏梅,或者说是灵魂伴侣。每个人最初的世界都是没有颜色的,只有遇见那个属于你的灵魂伴侣你才能逃脱那无尽的黑白灰,看见色彩与阳光。每个人都在期待那个可以给自己的生命染上色彩的另一个灵魂,可是真正能遇见的却万里无一。
                                              
(一)
谷嘉诚的手腕上有两个字——嘉成。
小时候的谷嘉诚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含义,他只是隐隐的能感觉到这两个字对他来说无比重要,刚上小学的时候,他为了逃避穿秋裤而偷偷回家的时候他有听到自己父母关于这两个字的对话。
“小谷怎么办?嘉成…他不会是要孤独终老吧?他的苏梅会不会是他自己…” “怎么会,他的印记并没有言字旁” “说不定..说不定是他太多话,老天爷把他的言收走了呢?”谷妈妈将切完的水果放到一旁有些紧张。
谷爸爸亲了亲自己爱侣的脸颊:“不用担心,儿孙自有儿孙福”
小小的谷嘉诚有些害怕,于是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少说话,争取让老天爷把自己的言字旁还回来。

大学的时候经常和他打篮球的苏昊终于脱团,遇到了自己的苏梅,他们隔壁班的班长,一个个子不高带着眼镜文文弱弱的男孩子。那是谷嘉诚第一次知道苏梅可以是同性。而苏昊手腕上的标记恰好便是班长的生日。
“你不知道当你遇到他的时候你会多么开心!他懂你的每一个表情,你知道他的所有心思。三观重合,互相欣赏。哦兄弟,我只能说这种感觉真是棒透了!”苏昊特地用西方译作的方式说道:“哈哈哈哈哈,老谷你不会是要自恋吧?恕我直言,灵魂伴侣本身便是可遇不可求如果还同名未免太荒诞无稽了。”
“不可能”谷嘉诚知道自己的苏梅不是自己,毕竟他从来没见过色彩。他记得当初他的妈妈指着窗外对他说:看这就是夏天的颜色。
“说不定是因为你自拍太不像你了,来你照照镜子,你能看到颜色吗?”
谷嘉诚将苏昊的手打下去,望了望天空。
他有那么一瞬间忽然好想看见妈妈所说的那种属于夏天的特有的颜色。

一五年夏天,谷嘉诚只不过是觉得人生漫漫,不想有任何的遗憾。与其随波逐流,那不如换个方式走走。
却没想到正因如此遇到了自己的苏梅。
那是概率极小却命中注定的相遇。
他说:“你好,我叫伍嘉成。”
忽然一下,世界就亮了。
“哎,你往窗外看什么?”韩沐伯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指了指窗外:“你看,那是夏天的颜色”是斑斑驳驳的绿,是红砖绿瓦,是蔚蓝的天,洁白的云。

他在日记中写道:“今天,我找到了我遗失的肋骨。”

(二)
伍嘉成一直觉得,上帝跟他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的手腕上只有五个字母“karma”。
他在刚上小学的时候,便用当时看起来无比先进珍贵的学习机查过这个单词的意思:缘分。
又在初中的放学后,跑到网吧百度出了缘分的意思:
它是一种人与人之间无形的连结;它是某种必然存在的相遇的机会和可能,包括所有情感。爱情中,二人相爱的缘分是由很多巧合、很多阴差阳错、很多突然、一些偶然、一些必然组成的。
看完一大段话他只想说两个字:废话。
穿着肥大的校服的伍嘉成趴在桌子上想:谁不知道遇见苏梅需要缘分呢?
他要怎样通过这么一个如此泛泛的词,从大千世界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苏梅啊。

伍嘉成现在觉得上帝跟他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他忽然发现自己渐渐的能看见颜色了。但他一点儿也不开心,一丁点儿也不。
这是他来北京的第一天,他见了无数的人又和无数的人打了招呼。然后他遇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如此令人开心的事他却觉得是完全的莫名其妙。他确定他遇见了他的苏梅,可是他并不知道那是谁。
他一直觉得不论是缘分还是苏梅都需要耐心等待,需要经历种种挫折才会遇见。然后火星撞地球,你会发现你们比想象中更相爱。这是独属于巨蟹座男生的小浪漫。
他来这里只不过是因为他喜欢唱歌,他想唱歌,想站在舞台上唱歌,唱给很多人很多人听。他已经想好了,在他把所有想唱的歌唱完,所有他想登上的舞台都有他的足迹时他便离开。独自一人环游世界寻找属于他自己的苏梅,和他的苏梅一起再走一遍他走过得路。
先看一遍黑白灰的世界再看一遍五彩斑斓的世界。就像是将同一种风景用国画的方式和油画的方式各看一遍。
然而他的眼睛告诉他,他的计划被打乱了。
一团乱麻,
兵荒马乱。
虽然能看到颜色很值得开心,虽然能遇到苏梅也很值得开心。
但是计划被打乱的感觉其实很糟糕。

(三)
什么是爱情?大概就是多巴胺变成内吗啡的过程。

谷嘉诚看着自己的搭档,或者说自己的苏梅在到处问大家能不能看到颜色。然后被韩沐伯和郭子凡围攻说小伍在向他们这群单身狗炫耀他遇到了苏梅。
“老谷唔,我真的没有炫耀喔,我都不知道我的苏梅是谁呀,你看我的印记完全对这个没有任何的提醒,我看见颜色那天我遇到了好多好多人,到底谁是我的灵魂伴侣啊。”伍嘉成亮了亮自己的手腕然后转身抱着枕头躺倒在了床上。
谷嘉诚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苏梅是互相的不会出现单向这种情况吧?”
“怎么会,老谷啊,你是不是高中的心理课都没好好学!灵魂伴侣可是独一无二的互相吸引哦。”
谷嘉诚听后没说话,耸了耸肩笑了笑。他想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但是又觉得各种纠结到处寻找自己苏梅的伍嘉成非常可爱。所以干脆就继续看着他胡闹。

虽然后来伍嘉成误会别人是自己的苏梅时的各种粘腻使得他非常后悔,但是那是后话,不提也罢。
所幸,阴差阳错,没有错过。

(四)
伍嘉成知道自己的苏梅是谁时,要比谷嘉诚以为的早的多。

伍嘉成可是高考全班第一的好学生,每节课都会认真听讲。哪怕是并不考试的心理课。他甚至还记得老师在黑板上面的板书,黑板的左上写着灵魂伴侣,对应的黑板右边是三个小括号:(1)镜像效应(2)关系场增力效应(3)共生效应

“伍嘉成简直就是谷嘉诚的代言人。”
“他不爱说话嘛。”
“老谷,你怎么看?”
“我觉得挺好的,他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所谓镜像效应,便是我如此了解你,你又如此理解我。是我伸手你便递给我的水瓶,是你在我未出口时便先我一步说出的话。

“恭祝二位,嘉偶天成”
是声线无比契合的和音,是出场时不自觉的搭肩与拥抱,是在舞台上眼神相对时的相视一笑,是你的手扶住我的腰时我无比信任的后仰。
所谓关系场增力效应,不过是我的融合,你的默契,以及一加一等于二的化学反应。

“要不要拿第一?”
“要要要”
“我们靠实力赢好不好”
“好好好” “我最大的改变是想去赢”
所谓共生效应,说到底就是你我之间的信任与信仰,是共同的目标与梦想。我遇见你是为了遇见更多更好的自己。

伍嘉成这个人从来都不傻,不论是他的聒噪话唠还是人畜无害,或是偶尔的撒娇与哭泣,都不能掩盖他无比坚韧的内心和极高的双商。

他看了在隔壁床熟睡着的谷嘉诚好一会儿,然后嘟了嘟嘴下床偷偷的捏了捏谷嘉诚的鼻子“骗子,大骗子。”不过片刻又笑开:“终于找到你了,你好,我的苏梅。”

(五)

谷嘉诚现在既忧伤又后悔,他好像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小小私心,就看着伍嘉成这样毫无目的的四处寻找他的苏梅。
他搭在韩沐伯身上的那只手是应该搭在他身上的,
他和郭子凡拼起的那张床应该是和他拼的,
他和赵磊拍的拍立得也应该是和他拍的,
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如此爱吃醋,还是那种毫无缘由的飞醋。他暗暗的想如果伍嘉成再一次和自己提到苏梅时他一定告诉他,他的苏梅就是他。他可以不用再去寻找,他的苏梅就在这儿哪也不去。

有嘉成的地方就有嘉诚。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小伍最近怎么只要看见老谷他就往我身上扑啊?老谷一看见就瞪我,一看见就瞪我,他俩闹别扭了?闹别扭管我啥事啊。”韩沐伯一脸生无可恋的问郭子凡。
“没,你不懂,人家那是谈恋爱。”
“哟,我怎么就不懂了?”
“因为你是单身狗啊,大伯。”
“说的像你有灵魂伴侣一样。”
“我还年轻,不着急,不像你,老了。”
“切,shi小孩。”
沐沐单身狗,沐沐心里苦。

伍嘉成看着醋意熏天,气的不行却还要在表面上装的一本正经的谷嘉诚笑的不行,然后转身又无比正直的撩起赵磊磊。谷嘉诚出来叫他吃饭,他边答好边给焉栩嘉捋好领子,谷嘉诚喊他去排练,他便当着他的面夸起凡凡跳舞跳得好,沐沐琴拉得真不错。然后在看到老谷马上要变脸时,笑的一脸人畜无害:“哎,你说谁是我的苏梅呢?要不等我忙完这段我就出去找找吧,说不定不是在少年里,是在我来北京的路上呢?是不是呀老谷?”
谷嘉诚无奈的探口气:“其实我知道你的苏梅是谁?”
“哦?”
“就在我们这。”
“哦。”
“那个…我能看到颜色。”
“嗯。然后呢?”
最后没办法谷嘉诚下定决心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是我。”
等了半天没有声音,再睁开眼睛时发现伍嘉成笑的无比狡黠,笑起来露出的虎牙都像是在说你被骗了。
谷嘉诚恍然大悟,看着眼前的人,身体越贴越近,把伍嘉成整个人逼到墙角,然后挑了挑眉慢慢贴上自己苏梅的唇。
他不知道如何形容那个感觉,他只知道他是真的很后悔吧。
因为无论到处寻找苏梅时的伍嘉成多么可爱,都不及刚刚嘴唇相触时美妙的触感。
冰淇淋很甜,甜不过你。
春风很暖,暖不过你。
桃花很美,美不过你。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大概就像是把整个夏天含在了嘴里。
刚刚分开,就想再贴上去。
于是还没等站直便又匆匆凑上去亲了一口。

(七)
很多年以后的访谈,有人问谷嘉诚,见到伍嘉成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他不假思索的便答:“黑。”
然后那个人便如同好几年前一样拍他,装做生气的样子“好好说话好吗?”
其实他不是说想故意逗那个人生气的,虽然那个人生起气来也很可爱,可是黑不也是一种颜色吗?
小麦色的皮肤,可爱的虎牙,红润的唇,墨色的眼,黑色的发。毕竟那是他第一次见到颜色,如同泼墨的水墨画中忽然溢出的色彩,红的,蓝的,紫的…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丽与震撼。
时间在静止,但是他在动。
真好看,
颜色真好看,
夏天真好看,
伍嘉成真好看。

伍嘉成一直觉得不论什么都是要去为之奋斗,为之努力的。想要进入更好的大学,便认真听课,熬夜读书。想要登上更大的舞台,便认真训练,不畏艰难。他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好的运气,但是如果足够努力的话,老天爷应该不介意分些好运给他。所以他一直对苏梅抱着寻找的态度,他甚至不介意去先于他去走99步,只要可以真心换真心。
但是后来他发现,缘分这东西并不需要去强求去争取,就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站着,不用去改变,不用去伪装,不用先行那99步。只要在原地稍稍等等他,他便会来到你的世界。你们之间的距离从来不存在中间的100步。只需要一个小小的交集,哪怕这次没有,在不远处的将来也会有。

可能在他送他一被子的时候,他便许了他一辈子吧。

(八)
他们是日久生情的一见钟情

伍嘉成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说,所谓灵魂伴侣便是“少言寡语的人变得滔滔不绝,能说会道的人学会沉默是金”。他拿给谷嘉诚看,谷嘉诚笑了笑说:“我的少言寡语其实是为了遇见你。”
很多人说他们看起来并不像是苏梅,他们不腻歪不肉麻不说情话,他们永远独立与对方但又永远和对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分开时是两个完整的健全的灵魂,在一起时便又是如此合拍默契的灵魂伴侣。
有人说:“谷嘉诚你遇到伍嘉成之后你变得都不像你了。”
而他答:“其实现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
有人说:“伍嘉成你在娱乐圈这么多年还能那么真诚的去结交朋友真不容易。”
而他想:“大概是因为有被好好爱过同时又好好爱过别人,所以可以天真,可以无畏。永远温柔又永远坦荡。可以不世故不扭曲不怕辜负。”

所谓灵魂伴侣不过是遇到对方后能成为更好的自己。

(尾)
[未曾相逢先一笑,初会便已许平生]是为灵魂伴侣。
人说最美的情诗便是名字,那么大概当他第一次叫他嘉成的时候。
他们便已经许了平生吧。

-END-

今天太甜了,不好意思虐。所以把大修之后
的这篇文拿了出来。还有两个(好久没更的)坑,蝴蝶效应和入戏太深。你们想先看哪个?😳

评论 ( 37 )
热度 ( 229 )

© 羽夏_ | Powered by LOFTER